来自 科技 2019-08-13 09:06 的文章

人类登月50年 探月热再兴

  新华社北京7月22日电 特稿:人类登月50年 探月热再兴

  新华社记者

  历经数次推迟,印度第二个月球探测器“月船2号”终于在22日升空,飞往数十万公里外的那轮明月。同一天,中国国家航天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中方已与欧洲、俄罗斯有关部门初步达成共识,将共同牵头探讨国际月球科研站的规划论证工作。

  这一轮探月热潮,恰逢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50周年。50年来,探月大军中除了各国“国家队”外,又迎来了民间机构,它们将共迎新的探月时代。

  “国家队”加速奔月

  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,人类陆续向月球发射了100多次探测器或登月飞船,其高潮是1969年7月20日“阿波罗11号”飞船上的宇航员成功登月,尼尔·阿姆斯特朗说出名言:“这是个人的一小步,却是人类的一大步。”冷战结束后,探月热明显降温。但这两年,人类对月球的探索再度加速。

  美国特朗普政府提出重返月球计划,并以希腊神话中的月亮女神“阿耳忒弥斯”为其命名。现在外界好奇的是,美国能否如愿在2024年前利用新的火箭和飞船把宇航员再次送上月球。除了登月外,美国还计划在月球轨道上建立一个叫“月球门户”的平台。

  俄罗斯航天集团去年3月宣布,计划两年内发射“月球25号”探测器,重启从苏联时代算起已中止了40余年的月球探测计划。同年11月,俄罗斯能源火箭太空公司公布了俄罗斯月球基地计划的建设路线图,根据该计划,俄罗斯宇航员将在2030年后登上月球。

  印度曾于2008年10月成功发射首个月球探测器“月船1号”,获得大量图像和探测数据。“月船2号”是印度第二个月球探测器,如果它能按计划成功在月球南极区域着陆,印度将成为继俄罗斯、美国和中国之后第四个有探测器在月球着陆的国家。

  今年年初,中国嫦娥四号实现了人类探测器首次月球背面软着陆。当时,中国国家航天局副局长、探月工程副总指挥吴艳华曾表示,2019年年底前后,中国将发射嫦娥五号,实现区域软着陆及采样返回;后续还将发射嫦娥六号等月球探测器,按计划执行月球极区探测和月球南极采样返回等;嫦娥七号计划执行月球南极综合探测,包括地形地貌、物质成分等。

  民间探月热兴起

  如今的探月已不只是“国家队”的行动。今年2月,由以色列一家私营机构主导制造的“创世纪”号月球探测器搭乘美国“猎鹰9”火箭,开启奔月之旅。这一世界上首个非国家发起的探测器登月任务虽然因技术故障失败,但拉开了民间机构探索月球的序幕。

  今年5月,美国航天局宣布,已挑选出3家商业公司制造的月球着陆器,它们未来3年内将把美航天局的科学和技术载荷运送至月球表面,为2024年美国宇航员登月铺路。美国航天局同月还选择11家美国公司为“阿耳忒弥斯”计划研发载人登月系统。

  据日本媒体报道,总部位于东京的日本航天初创企业ispace正在推进一项名为“HAKUTO-R”的计划,第一步是在2020年年中将独立研发的探测器送入月球轨道,第二步是在2021年年中发射月球着陆器并实现其携带的两个漫游车在月面行驶,后续目标是开发月球南北两极可能蕴藏的“水资源”。

  此外,被媒体报道较多的,还有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打算开启商业太空旅行项目,送游客绕月飞行;沃达丰、诺基亚和奥迪等公司计划合作发射月球探测器并在月球上搭建首个4G网络……

  太空旅游、太空采矿、太空移民、在轨制造和卫星服务业……这些曾经只是科幻的概念似乎正在逐步走向现实,太空产业正处于“变革边缘”,而私企将可扮演重要角色。也许有一天,月球将成为地球的“第八大洲”,低成本商业探月不再是梦想。

  “合作远比竞争有益”

  本月20日,澳大利亚出生的前美国航天局宇航员安迪·托马斯在出席堪培拉纪念人类首次登月50周年活动时对新华社记者说,太空探索是人类的共同事业,“对于太空探索而言,各国之间合作远比竞争有益”。

  探月任务中,多国合作色彩已然愈发浓厚:探测器携带其他国家的科学载荷已成常态,许多探测任务背后也有不同国家的参与,对未来的设计构想更是“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”。

  不少中外航天专家指出,目前国际合作已成为太空探索主流,如能集中全球智慧,可快速实现太空探索目标,化解技术风险,分摊经费,让各方受益。